横店两女星被杀为谣传演员横漂生活再引关注

  • 日期:10-30
  • 点击:(1971)


拍摄期间,手机必须关机。午休期间,打个电话。

额外费用是砍头的额外费用。

吴奇隆很无聊,用道具去打水仗。

酒店老板指着墙上的小沈阳,和她照了张相。

前天,香港媒体报道称,吴奇隆参与投资并扮演主角的电视剧《新白发魔女传》的两名女演员今年5月在横店被拷打致死。凶手没有被抓住。据说这两个女演员在参加电影《吃晚饭》后在回酒店的路上被杀。昨日,记者致电浙江东阳警方和制作团队进行核实,双方均否认没有这种事情的传言。虽然这是一个毫无根据和惊心动魄的谣言,但横店演员的生活,尤其是他们拍摄后的生活状况,也引起了许多人的好奇。记者多次参观横店,了解到剧院外演员的不同生活条件。

不懈的逃犯有不好的潜在影响

虽然“这两位女演员在横店被奸杀”被警方、剧组等方面证实是谣言,但在很多人的印象中,横店不仅是影视剧的聚集地,也是是非之地。市民之所以有这种想法,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过去两年不断发生的“逃犯潜伏事件”和“诈骗事件”。

去年,横店发生了震惊全国的“丑闻”。《潜伏》年,在特勤局扮演顾长胜乡的纪石光被证实是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一起抢劫伤人案的犯罪嫌疑人。他潜逃了13年,靠在影视城演出谋生,在30多部电视剧中扮演各种角色。这条信息让横店,一个巨大的加贺,敲响了警钟。

去年11月,香港艺术家陈嘉桓卡云也在横店遇到了一个“求婚者”。骚扰陈嘉桓卡云的嫌疑人是马德钟和陈浩民,这两位男性艺术家已经在娱乐圈呆了很多年,以表演闻名。据悉,喝酒后,马德钟和陈浩民向陈嘉桓卡云伸出“猪手”,拥抱亲吻他……接连不断的负面消息确实让横店成为了市民眼中的是非之地。

明星文章

单独参加电影和娱乐是非常孤独的。

记者多次走访横店的各个生产集团。横店是一个繁荣的影视城市,但与大城市相比,生活仍然单调乏味。对于那些常年在横店拍摄电影的明星来说,他们怎么能不卷入更多的是非,却又丰富了拍摄的无聊生活呢?明星们有不同的娱乐方式。

老挝模式的典型状态:阅读剧本,关心船员的事务。

代表人物:吴奇隆和郑嘉颖

说到老挝模式中的数字,恐怕在记者采访的过程中,最感人的是最近流行起来的吴奇隆和郑嘉颖。《步步惊心》年,四爷和八爷争夺王位,他们在片场一点也不放松。采访《新白发魔女传》时,记者了解到,吴奇隆不仅在影片中扮演卓一航的角色,而且还是该剧的所有者。他尽一切努力选择演员并控制演员。“拍完电影后我也想放松一下,但是事情太多了。我经常不得不与演员开会讨论拍摄任务并阅读剧本。”在一次采访中,吴奇隆说,对他来说,这部戏的内部和外部没有什么不同。

在过去的两年里,郑嘉颖在大陆一直很软弱,已经连续工作了20个月。不久前,当记者访问《万水千山风雨情》时,当被问及郑嘉颖将如何在剧院外自娱自乐时,郑嘉颖也非常不情愿地表示他将阅读剧本而不是剧本。“一部接一部的电影,根本没有足够的时间。那天拍完电影后,我们必须读剧本,背诵台词。”

潇洒典型状态:练习书法、散步和阅读

代表人物:何明升、刘亦菲

不同于老模特一直紧张的状态,英俊的演员知道如何享受生活。他们可以书写和练习书法,走路思考,弹钢琴和长笛,阅读和写作.去年在横店拍摄时,何明升告诉记者:“拍摄后我有很多事情要做。我喜欢安静。如果我不拍电影,我会在房间里练习书法,或者出去散步,独自冥想。”根据何明升的介绍,他房间里的四宝是不可缺少的,如果有兴趣的话,可以连续写几个小时。

刘亦菲也是一名具有文学艺术风格的演员。他拍摄时从不离开手。刘亦菲的爱好在片场也很出名。在《宫锁珠帘》拍摄期间,邓超曾透露:“我特别注意她在片场的阅读。那时,我怀疑她是否一直拿着一本书。结果观察一段时间后,发现刘亦菲确实在看书。基本上,一本书将在三到五天内更换。”电影摄制组的司机告诉记者:“我经常在晚上看到演员弹钢琴和长笛,有些人会在拍摄的业余时间写作和画画,有些热爱运动的人会打羽毛球等。不管怎样,他们有很多爱好。”

游戏型典型状态:唱歌、喝酒、喝酒

代表:许多演员

横店的街道和小巷里,有两个最繁荣的企业,一个是酒店,另一个是酒店。如果你走进一家稍微有点名气的餐馆,你会看到明星们“在这里吃饭”的照片这不难理解,经过一天激烈的拍摄,没有什么比下班后饱餐一顿更舒服和实用的了。每次记者参观横店,他们都能在大街小巷遇到各种各样的演职人员。横店人习惯了星星,甚至不看。据记者所知,《四大名捕》年合作愉快的吴奇隆和霍建华在横店再次相遇,因为《刑名师爷》和《新白发魔女传》一直为酒奋战到深夜。

除了这次饕餮聚会,歌唱也是横店演员的一种重要休闲方式。记者了解到,许多演职人员在完成重要拍摄后举行卡拉ok比赛,一群人经常唱歌到凌晨。当然,打扑克和麻将也是横店明星的重要娱乐形式。

团队绩效

一天挣150元并不坏。

事实上,与加贺相比,这位明星在横店的生活还算不错。记者日前还走访了特殊群体“路人a”的生活状况。

工作室甚至不能吃盒饭。

每天晚上,横店的街道都会震动很多外来者。他们中的大多数都穿着考究,和镇上的人没什么不同。然而,由于长期暴露在阳光下,它们的肤色非常暗,很容易被识别。在横店当地人眼中,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加贺。

作为“横票”的代表,51岁的雪峰已经在横店呆了一年,每天花8个多小时在片场,但收入微薄。

由于他的专业背景,雪峰有机会扮演一些古代官员和大臣的角色。为了扮演好角色,他只留下了山羊胡。在片场,许多演员都留着各种各样的胡子。很少有人知道雪峰的胡子是真的。雪峰基础好,年龄大,日薪约为150元。"这个水平在额外人员中很高."雪峰说,大多数年轻人每天挣40或50元。“加班按每小时5元计算,不足1小时的加班按1小时计算。午夜12点后加10元,淋雨、坐轿子、伤心等特殊需要后,双方协商增加钱。鬓角10元和剃光头30元基本相同。”

当我第一次来到横店时,雪峰并没有少受些苦。他整个上午都在参加这场戏,吃饭的时候去现场拿些食物。人们说很抱歉我没有你的。晚上,船员们自己开车离开,把他留在郊区。雪峰说,在演职人员中,临时演员最低,不如杂工。

横店活跃着3500多名临时演员。普通房间(10平方米)的租金是一个月60元。雪峰刚到的时候住在这种房子里。“即使按照这个标准,许多人还是活不起。一些年轻人在片场呆了半个多月后找不到工作。除了吃饭,60元对他们来说也是一个很大的数字。”

80多岁时,他还在拍摄。

说起自己的年龄,51岁的雪峰虽然有时候感到力不从心,但很快又会变得乐观。“我这个年纪在横店不算大,有一次,我遇到一位70多岁的群众演员,可他却说‘我年龄还小,我大哥在后面,他八十多了’。我一看,他大哥连旗杆都拿不住了。”他笑着说,哪天真干不动了,他还有儿子养他。

刚来时,雪峰一家租住的也是60元一个月的房子。现在,他在横店镇中心租了一套两居室,有40多平方米,家电齐全,他说要争取让家人过得舒服一点。最近,他还买了一辆摩托车,在出租车稀少的横店镇来往方便。“我现在最担心的就是儿子的前途。”雪峰说,儿子目前还是最底层跑龙套的,一天挣不了几个钱。可是总做群众演员也没有上升的机会,雪峰希望以后能改行在这边做点小生意。(N现代快报 闽南网综合)

责任编辑:hdwmn_c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