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资深媒体人康仁俊:江宜桦扶正朱立伦不宜冒进

  • 日期:11-05
  • 点击:(1658)


康任军

康任军,台湾资深媒体人士,不仅在一线电台有长期工作经验,而且在政治领域也有深入的报道经验。作为台湾许多政治节目的常客,康任军不同于其他有激进观点和强烈表演欲望的名人。他温柔体贴,总是用自己的经历说话。昨天,作为对新“内阁”人事案的回应,导报记者康任军谈到了他的观察。

至于新任“内阁秘书”候选人蒋亦华,是才真旺姆-全州就业哲学(以下简称“纪”)最合适的记者:近日,台湾舆论称蒋亦华是一个传奇,并在五年内升任“行政长官”。这种经历在台湾官场是“非主流”的。他为什么会这么重要?

康任军(以下简称“康”):蒋亦华的个人特点和当前台湾官场环境决定了他的迅速升迁。近年来,台湾的官场在很短一段时间内都是“首席执行官”和“部门主管”的级别。他们要么遭遇了自然或人为灾害,要么受到了全球经济环境的影响,并相继被“解雇”并成为“短命”官员。根本原因是台湾多年来陷入民粹主义思维,短期内表现不佳的官员将被“赶下台”事实上,官员们在短期内看不到他们的行政管理有任何改善是正常的。然而,在台湾,如果这种情况发生,他们将不得不被取代。在这种情况下,每个人都将发现,专业官员仍然很有可能带头或返回底池。蒋亦华是这一趋势的领导者。他不仅坐在电梯上,还坐在直升机上。迄今为止,他的公务生涯一直很顺利。

现任领导人才真旺姆-全有一个非常简单的选择标准。他不喜欢有太多政治经验的人。他喜欢像他一样干净的医生、学者和人。因此,蒋亦华应该说是最符合才真旺姆-全州用人哲学的。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到目前为止,台湾近年来有许多学者涉足政坛,他们的命运似乎并不太好。

记者:目前,公众对蒋亦华的看法不是很高?

康:台湾“总统府”最近引进蒋亦华,显示出明显的“唱赞歌”倾向,令所有记者都反感,更不用说其他记者了。在官方圈子里,人们关注等级、资历、能力和许多其他无法在桌面上清楚表达的东西。每个人都在看。

记者:你对蒋亦华领导的新“内阁”有什么期望?

康:算上蒋亦华过去的政治生涯,他真的没有太多漂亮的成就,或者他以前的部门是“冷衙门”,或者他是一个工作人员,不能取得任何成就或者看他能做什么。但是现在在这个位置上,每个人都在用放大镜看。对蒋亦华来说,他的测试即将开始。蒋亦华能比他的前任做得更好吗?台湾能被带离经济困境吗?有可能比其他“院长”做得更久吗?台湾人民能尽快“感受”到经济改革吗?我期待着许多问题。

关于2016年国民党“阵地之战”

目前,朱立伦应该隐藏自己的实力,等待时机,继续培育新的北方。一些批评家说,蒋亦华在国民党内的新一代中“一枝独秀”。你觉得这个怎么样?当你在朱立伦报道第一线新闻时,你有没有问他对新“内阁”的评价?

康:蒋亦华被右派取代为“内阁秘书”后,最有趣的问题恐怕是中生界国民党政权的更替。我认为,朱立伦毕竟有过“行政会议副主席”的经历。在党内,他有很多资本要接管。现在来到新北市,如果你想上一层楼,朱立伦必须考虑培养自己的才能,扩大人脉。因此,从这个角度来看,朱立伦应该隐藏自己的实力,等待时机。

此外,朱立伦对新北市民有一个长期承诺,所以即使有机会找到他,他也不会轻易“搬家”。至于其他可能接替国民党的新一代,在现阶段,先计划后行动是比较安全的。

蒋亦华和朱立伦是“建中”的同学。新“葛建”的消息一传出,我们都问朱立伦。当然,他对蒋亦华很有把握,说他有能力也能做得很好。事实上,对朱立伦来说,他不能只看2016年,而是要走得更远。目前,朱立伦应该继续在新北市的舞台上培育、节能、长时间运行。

记者:你认为朱立伦最适合新北市长的职位吗?

康:是的,毕竟他是当地的父母,新北是一座人口众多的大城市。这里的各种问题无疑是他未来仕途的最佳“试验田”。如果他在这里完成他的工作,如果他将来把它放在一个更大的舞台上,他会有更多的资本。目前,朱立伦在新北市做得很好,公众支持度很高。与其匆忙地提前“卡住”,不如安全地做好自己的工作。

至于政治评论节目,政治评论节目不是蓝色就是绿色,观众压力很大。例如,在2012年的“选举”期间,你在美国电视台做了很长时间的制片人。当时,美国选举新闻的主要内容是赞扬宋楚瑜,就好像没有一家电视台给予宋楚瑜像美国电视台那样多的时间。当时的电视台有政治赌注吗?

康:台湾目前的政治项目面临生存的巨大压力。台湾的政治评论节目一直是蓝色或绿色的,带有鲜明的色彩。在2012年的“选举”期间,20世纪90年代电视台的高管们考虑到,如果他们仍然站在一边,他们最多只能瓜分一小部分蓝绿色观众,收视率也不会“急升”到很高的水平。然而,如果发现中间的缺口,蓝色和绿色都非常重要。从节目制作效果的角度来看,可以有效解决重合问题,方便抓住观众。宋楚瑜是这样一个中间的差距,节目可以创造完全不同的内容。后来,各种评级调查也证明了这一操作是成功的。我不敢说电视高官下了政治赌注,但这是电视人的操纵。宋楚瑜自己也应该对此非常满意。

记者:现在宋楚瑜失踪了,才真旺姆-全有在20世纪80年代开始被责骂。考虑的是什么?制片人和主持人有什么权利在政治讨论节目中谈论这个节目?

康:在美国,它原本是一家相对绿色的电视台,但现在才真旺姆全镇的民意调查非常糟糕,指责才真旺姆全镇是正常的。在政治讨论节目中,在节目形成、节目开始之前,制片人可能有更大的发言权,而主持人有更大的作用。然而,台湾的政治评论家基本上是无拘无束的,很难有固定的限制。

记者:在台湾,许多经营政治新闻的记者经常有机会进入政治生涯。如果有机会,你会考虑吗?

康:我从来没有过这样的计划。在我看来,记者不适合加入任何政党。它具有政党的属性,不利于保持新闻的中立性。在台湾,政治上没有第三种力量存在的空间,在很大程度上,人们必须在两者之间做出选择。政治有它自己的风景,但是必须有许多牺牲和妥协。因此,许多当记者多年的同事甚至不愿加入政党,希望保持中立和客观的观点。我就是其中之一。(海峡先驱报记者张艳娟/文献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