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海关和机场的第一道检查后

  • 日期:03-23
  • 点击:(1634)


为了预防输入性传染病,上海16个区已安排机场工作人员对返回上海的人员进行全闭环对接。青浦区的70多名工人也前往虹桥机场和浦东机场进行防疫。他们按照“三班制”的节奏在每组驻扎了12个小时。他们手牵手,天衣无缝地守卫着上海的大门。3月15日清晨,记者带着工作组出发前往浦东国际机场,经历了这一非同寻常的“日常”驻场时期。

AM 8:30 Transforming

许婧镇家好福居,公交车引擎的嗡嗡声已经响起。机场特遣队成员一个接一个地登上巴士,整齐地穿上防护服,戴上防护帽和面具,并挂上他们的出入境工作许可证。不一会儿,所有的工作人员都装备齐全,防护装备似乎成了英雄电影中的盔甲,让这些看似普通的年轻人瞬间成为前往机场进行预防和控制的逆行战士。

AM9:45中继

加速了一个小时,巴士到达浦东国际机场。在作出最后的保护确认后,工作人员一起来到航站楼的工作区,向夜班同事移交。当

移交时,碰巧有一个来自西班牙的三口之家在休息区等着公交车把他们带回家隔离。他们在采访中说,他们已经换了一天飞机,最后回到了上海。飞机一着陆,工作人员就非常仔细地做各种工作,感到非常轻松。他们还将与相关人员合作,做好保护工作。

工作组立即开始相关工作。从国外返回上海的旅客需要根据其具体居住地进行登记。在海关和机场的第一次检查之后,护照上有黄色标记的乘客将由所有地区的工作人员登记,并由所有地区接收。青浦工作组负责人表示,乘客登记信息发布后,工作组不仅需要及时上报,还需要与街道镇进行对接,确保登记信息真实有效,运行过程是闭环的。现在三个家庭成员已经完成了信息登记工作,后续的信息核实和人员返回需要白班人员继续完成。

在狭小的工作区域,各种确认和交流的声音编织出一张让人安心的安全网.最后,信息验证完成,三名家庭成员确认他们符合家庭隔离的条件。工作人员将带他们乘坐班车,在途中,售票员将进一步与社区联系。如果售票员发现乘客的心理状态不好,他应该让他们冷静下来,稳定他们的情绪。在居民区的门口,接到通知的居民委员会工作人员正焦急地等待,为三个隔离器的14天家庭隔离做准备。

AM10:30在等待

送一家三口上车后,工作区似乎安静多了。除了翻找资料,偶尔交流和讨论,员工们大部分时间都在静静地休息和休养。团队负责人王鸿说:“我们的工作是‘在等待植物的同时等待一只兔子’。”你怎么解释?原来,返回上海的乘客在下飞机前需要通过机场海关的第一次检查。检查后,一些乘客将被转移到他们那里。然而,这种检查将持续多久还不能确定。“有时进展顺利,有时会停滞几个小时,所以我们需要做好准备。”

AM11:30“习惯”

午餐时间,为了确保工作区域有人,为了食品安全,员工基本上形成了交替用餐的习惯,但有时在他们忙碌的时候,用餐时间无法得到保证。“有时当游客出来时,我们发现没有游客去青浦,有时会有一个大浪。如果时间不对,就没有时间吃米饭,忙着工作,也没想到要吃饭。我经常在完成工作后发现自己很饿。”

像大多数一线工作者一样,他们很少喝水。“尽可能少喝点。虽然我们穿的防护服可以让我们上厕所,但也很麻烦。”组长说着,突然想到

工作人员匆匆忙忙地吃完了午饭,工作区迎来了一个小高潮。三组从德国返回的人员陆续来到青浦工作区,其中包括一名不会说中文的德国男性。工作人员显然在与外国游客打交道方面已经有了足够的经验。服务台提前用主要民族语言建立了注意事项登记表。乘客一坐下,工作人员就会试着用简单的英语和他交流,询问他的基本身份信息,比如他的居住地和工作地点,是否有人会来接他,以及他打算如何回家。由于双方的相互理解,信息登记进展顺利。工作人员说,目前在整个工作领域很少有专业翻译。如果没有足够的翻译并且很难沟通,他们也会使用手机上的翻译软件进行实时沟通。

当把一对来自德国的父女送上公共汽车时,工作人员帮他们把一车行李搬进了行李厢。小女孩想上前帮忙,但是她没有注意到上面的舱口。眼看就要撞上舱门了,工作人员用手挡住了她,用另一只手把她拉开。直到这时,小女孩才反应过来,并立即向工作人员表示感谢。回来后,工作组成员一致表示,每次他们听到我们说谢谢,说努力工作,我都觉得我所有的工作都是值得的。这是我们最快乐的时光。

他们还希望每个人都能消除心理负担,及时与他们交流:“不要看着我们穿着防护服,就觉得我们很冷。事实上,我们非常热情友好。我希望您能与我们轻松沟通,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告诉我们。”

PM10:00接力

三月的晚上,上海的气温还是有点低。由于疫情,机场不允许使用空调。但是,T2口岸各地区的防疫工作区都设置在走廊上,而且直通流特别冷。工作人员白天穿着防护服,全身又热又湿,但晚上感觉有点冷。到晚上十点钟,十二小时的工作结束了。3月15日上午10: 00至晚上10: 00,工作组处理了50多人的登记、核实和返回,受理了4起机场移交案件和1起医院移交案件。

疲惫的工作组乘坐了一辆特殊的公共汽车。繁华城市的灯光昏暗,但却宁静祥和。这时,另一组工人已经在工作区全力以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