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宁:人才聚沪战略 步子可以迈得更大

  • 日期:11-02
  • 点击:(1991)


上海最需要什么来加快产业结构调整和城市功能转型升级?或者上海最稀缺的发展资源是什么?

3月6日下午,出席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的上海代表团召开全体会议,审议政府工作报告。会议对中外媒体记者开放。在回答《人民日报》记者关于上海第一次发展和改革的提问时,上海市委书记韩正代表说,上海继续探索的唯一途径是改革。改革也是上海最大的红利。开放是上海最大的优势。创新是上海发展的最重要动力。“上海有什么资源?人才是上海最大的资源。”

韩政代表的回答深刻反映了上海的真实情况。上海的优势在于人才的积累。人才也是上海加快产业结构调整和城市功能转型升级的根本动力。

在改革开放前的30年里,上海的大学和研究机构在中国的集中度仅次于北京,而“上海制造”占中国产出的六分之一。因此,当时的上海是中国当之无愧的“人才高地”。

改革开放30多年来,特别是“十一五”以来(2006-2010),上海制造业的“红利”已经被稀释。因此,上海加快了“四个中心”(国际经济中心、国际金融中心、国际航运中心和国际贸易中心)的建设。由于制造业和服务业,特别是现代服务业,需要难以混合和替代的人才,2008年12月中央政府推出引进海外高层次人才的国家版“千年计划”后,上海于2010年11月实施了引进海外高层次人才的地方版“千年计划”。然后,上海在2012年1月发布了《上海市人才发展“十二五”规划》。该计划最大的吸引力在于,上海将2010年本地版的“千年计划”扩大到三个“千年计划”,即力争在“十二五”末引进1000名海外高层次人才、1000名创新技术带头人和1000名制造业和服务业的首席技术人员。

引进人才需要昂贵的硬投资。人才水平越高,引进成本就越高。为此,市、区政府甚至人才安置单位在很多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如人才住房补贴、人才公寓建设、家庭成员就业、儿童入托等。根据今年1月上海“两会”政府工作报告,去年上海第三产业首次超过全市国内生产总值的60%。现代服务业在第三产业中的增长率是上海年国内生产总值的两倍多,推动上海人均经济产出达到13,000美元的新水平。应该说,上海产业结构调整和城市功能转型升级取得了初步成效,其中上海近年来为人才引进战略做出了突出贡献。

除了各种“硬障碍”,上海实施人才集聚战略还存在许多“操作盲点”。例如,过去几年上海引进的高层次人才一般都特别注重技术和学科标准的衡量,但上海同样急需的管理型和主导型“硕士”人才,如项目招商、项目谈判、项目管理和项目创意,仍然是上海人才聚集战略的一大盲点。至于引进先锋模范党政干部,更是供不应求。因此,为了实施上海人才集聚战略,上海应进一步开放其经营视野。

此外,招聘人才的目的是利用。充分利用人才涉及到绩效评估、薪酬体系、股权激励、户籍和签证等一系列政策的调整和建立。上海在这些影响人才使用的“软障碍”方面还有很多工作要做,还有很大的改进空间。

作为最宝贵的发展资源,人才资源禀赋最惊人的一点是,它可以“无中生有”地聚集其他发展资源。因此,我们期望政府有更多的制度创新、更广阔的视野和更多的资源用于上海的人才聚集。

责任编辑:hdwmn_l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