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列八大样板戏的《龙江颂》 原型之一郑流涎去世

  • 日期:11-03
  • 点击:(1751)


一万多人在西溪工地工作(信息图)

海都闽南网络新闻《龙江颂》被列入八大样板戏。英雄姜水英带领村民淹没农田、灌溉下游的故事感动了许多人。这种为每个人舍弃家庭的“龙江精神”已经蔓延到大江南北。事实上,故事发生在漳州龙海邦山镇阳西村。姜水营的原型之一是当时阳西旅的队长刘铮。

"洪水已经帮助了我们,现在我们应该帮助别人."老人这样说服了村民。当时,他组织成千上万的人切断河流长达7天,故事被反复上演。后来,江青看中了这个故事,把他们的事迹推到了顶峰。

然而,随着该剧在全国范围内的流行,郑的流涎经历了曲折。文化大革命期间,他被认定为反革命分子,并多次遭到迫害。文化大革命后,人们想给他补贴,但他说他必须为村子做点什么,靠看门人200元过活。

今年3月5日,他死于脑血栓,享年83岁。今天早上,阳西村将为他举行追悼会。

[阻挡了河流]

淹没村庄快速生长的田地灌溉下游

郑范统,邦山镇前副书记,阻断河流抗旱现场指挥官,从小就和郑刘闲一起工作。他们的事迹被收集到《龙江颂》的英雄姜水英身上。郑也是最了解郑流口水和流浪生活的人。"阻塞河流喝水是他做过的最令人钦佩的事情。"

1963年,龙海经历了一场百年不遇的严重干旱。龙海县委决定封锁邦山公社的河道,淹没阳西村1300亩速生丰产田,并带领九龙江灌溉下半部近10万亩旱田。

当时,许多人不明白为什么他们牺牲自己的田地去拯救别人。因此,当时的阳西大队大队长郑刘闲专门组织了一些贫农和中下层农民的代表来观察下游的干旱情况。村民陈爷爷当时跟着郑流涎。他记得郑流年曾告诉每个人,他必须放弃他的士兵来保护汽车,并考虑全局。

郑的流涎侄子郑岐狐回忆说,老人和村民说:“当6月9日洪水来袭时,飞机扔下东西来帮助每个人。人们帮助了我们。我们不能忘记。现在下游受到影响,成千上万亩农田无法收割。我们也应该帮助他们。”对于每个人来说,放弃丰收的田地自然是极其困难的。郑先生垂涎三尺,不得不一个接一个地说服他们。后来,几乎所有的村民都被他说服加入了截流。

一万多名劳动力封锁了这条河7天。

那一年的2月14日,一万多名劳动者搬进了仅有1000人口的阳西村。郑刘闲负责组织民工为截流提供后勤支持。这房子不够住。他和村民们都搬出了自己的家园,让农民工居住。

在10,000人封锁这条河的时候,有一件事让每个人都措手不及。随着水位的上升,大坝的一个非常困难的危险部分突然坍塌了。水冲向农田,也冲向所有工作的人。幸运的是,每个人都很快散去,没有发生事故。郑范统回忆说,在郑流涎之后,他立即安排村民运输物资来阻挡河流。茅草不够,他开始让村民们停止一些砖瓦厂,还给烧窑用的特殊茅草,并组织村民们在山上割草和运沙。当没有足够的船时,他动员村民们一个接一个地放弃他们的船。就这样,一层茅草,一层积沙,沉船沉物,七天之后,终于建成了一座长535米、高8.5米、宽4米的大坝,阻止了奔腾的九龙江。

[戏剧]

江青看《龙江颂》制作样板戏

班山公社拦河引水抗旱事件体现了“舍家保家”的精神。它由民间艺术家创作,在当地广为流传,名为湘曲《榜山风格赞》,也发展成为“龙江风格”。当时,陇西湘剧团也创作了湘剧《碧水赞》。1963年12月,福建剧团又创作了一部戏剧《龙江颂》,引起强烈反响。

1965年,上海新华京剧团来到阳西村观看现场。他们和村民住在一起,看着他们在田里和工厂里工作。他们创作了京剧《龙江颂》。当时,江青看中了这部戏,要求上海京剧团再排练一遍。他还把主人公姜水英变成了一个女性角色,以增加阶级斗争的作用。姜水英的角色结合了刘铮贤和郑范统的形象和事迹。这在当时也成了一部样板戏。

1972年,《龙江颂》也出现在屏幕上,并在全国公开,这是众所周知的。

当这出戏传遍全国时,他保持低调。

“我小时候,《龙江颂》经常在几个村子里传播。我们都知道姜水英语,但我们不知道她的原型是谁。我们只知道她来自阳西村。”阳西村的几个村民说,直到郑先生流涎去世,他们才知道他是一直受到表扬的人。

事实证明,郑成功在《龙江颂》受到广泛表扬后,一直保持诚实。”许多领导来到村里,郑先生垂涎三尺,出去迎接他,但他还是像往常一样穿着短裤和短袖,没有刻意打扮。电视台采访他也是如此。它从未改变。”郑范统说郑垂涎三尺,从不奉承。他默默地做自己的事,从不公开行善。

谈到他的低调和善良,村民们都伸出大拇指,直截了当地说:“好!”1970年,他负责的砖瓦厂缺少材料。一些受到他恩惠的村民特地送来了材料,但郑垂涎三尺,拒绝了。郑洁垂涎三尺的儿媳妇说:“他总是向家人强调,保持自己的收入,不拿别人的收入是件好事。”

[曲折]

文革苦子延缓痴呆

虽然《龙江颂》广为人知,但郑的流涎经历了曲折。当时,在文化大革命期间,有人把一个思想落后的村干部放在郑刘闲的头上,把他当成了一个恶棍。

那时,几乎每天,他都被带到村里受审。他的大女儿说:“我父亲膝盖受伤,用布绑着,躺在床上休息。结果,一群人闯进来,把他拖到舞台上演奏。我非常害怕,一直在哭。”他们的家人都没有反抗。村民们表示,郑的流涎小儿子发高烧,无法及时接受治疗。他得了痴呆症,还得花很多钱治疗。当郑垂涎三尺时,他的小儿子不得不打扫垃圾。

晚年他很穷,保持了龙江精神。

文化大革命后,郑成功流涎平反,但他仍然保持着龙江精神。

“他退休后回家,家里真的还很穷,小孩也都在打工,没有多少收入。而本来每一个党员都能领到的每年100元的补贴,他也因为文革被降断、罢官而没能领到。”郑饭桶说,郑流涎做了那么多事,确实也吃了不少亏。

后来,郑饭桶为他申请了乡镇的乡灾款,每月40元,但郑流涎不肯接受。“他说,他不能白白拿走这笔钱,希望能为村里做事。”后来,村部请他来看护村部,每个月发给他200元补贴。(本网记者 方锦燕 胡婧)

责任编辑:hdwmn_cj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