练洪洋:别让千万留守儿童成为社会之痛

  • 日期:11-03
  • 点击:(608)


在农村地区,政府应该增加投资,在农村留守儿童集中的地区建立寄宿制学校,以解决他们的后顾之忧。城市应逐步放宽户籍限制,开放廉租房申请,开放教育资源,为留守儿童跟随父母进城提供便利。

5月9日,全国妇联发布报告称,截至2010年,中国农村0-17岁留守儿童和城乡流动儿童人数已达9683万。其中,近205.7万留守儿童独居。

古人强调“父母在场,不远行”。相反,留守儿童的现象是“孩子在那里,父母在游泳”。“空巢现象”使老年人“孤独”,夜晚一片凄凉。“留守”现象使儿童成为童年不快乐的“孤儿”。“父母在远方,没有父母在身边,没有人负责他们的学习,他们的心很无聊,他们的安全得不到保证,他们的生活毫无希望,”留守儿童的“群体形象”用韵文生动地描绘出来。

9683万儿童被抛在后面,处于流动状态,这意味着他们在成长过程中要么得不到父母的照顾,要么得不到良好的教育。这两者都对儿童的成长产生了负面和深远的影响。有限的学术研究还表明,情感需求得不到满足的留守儿童总体社会适应水平低、自尊低、孤独感强、抑郁高、社交焦虑高。心理失衡容易导致他们的人格扭曲、道德堕落、行为失控或犯罪倾向。

“如果一个年轻人强大,中国也强大”。近1亿儿童处于异常生长状态。他们的明天在哪里?中国的明天在哪里?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是中华民族近代以来的最大梦想。“中国梦”是你我的梦想。谁会给亿万留守儿童和流动儿童一个多彩的“中国梦”?他们的梦想其实很简单。像城市儿童一样,他们日夜与父母相处,接受良好的教育。这些城市的孩子学习如何忽视的权利在他们眼里往往遥不可及。

留守儿童和流动儿童现象是城乡发展不平衡和城乡二元户籍制度叠加积累的结果。城市资源过度集中导致城市成为“资源洼地”,其中也包括人力资源。年轻农民不得不离开家乡独自来到城市(或夫妻),以便获得更高的收入,把孩子留在农村。然而,在他们眼里只有“人口红利”的城市显然还没有准备好完全接受它们。他们利用户籍作为屏障,建造“城墙”来包围城市公共产品,拒绝外来者染指。别说义务教育像冰一样,很少松动,就连不同地方的高考也大多是雷声大雨点小,很难有真正的突破。

那么,有没有可能打破户籍壁垒,允许农民工随意进城,为他们的子女提供足够的学历,从而彻底消除留守儿童现象?恐怕没那么简单。农民工通常从事劳动强度高、工作时间长、城市收入低的工作。这种生活条件和收入水平显然不足以确保他们的子女在城市得到良好的照顾和享受高质量的教育。另一个问题是,许多新生代农民工,即使他们把孩子送回农村,也不想回到农村。因此,亿万留守儿童问题是一个需要多方力量、多层次干预和多角度解决的综合问题。

在农村地区,政府应该增加投资,在农村留守儿童集中的地区建立寄宿制学校,以解决他们的后顾之忧。乡镇应当设立专门机构和人员,负责留守儿童的临时监护。创造条件鼓励非政府组织参与并共同关心他们的生活和学习。城市应逐步放宽户籍限制,开放廉租房申请,开放教育资源,为留守儿童跟随父母进城提供便利。从更广更深的角度来看,仍需加大内部开放力度,加快城镇化进程,缩小城乡差距和中西部差距,实现产业结构、就业方式、生活环境和社会保障等一系列由“乡”向“市”的重要转变,使大多数农民不必把进城打工作为增加收入的唯一途径。

责任编辑:hdwmn_l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