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护长江上游生态屏障:河长制让河清水净责任到人

  • 日期:01-20
  • 点击:(686)


由中宣部组织的名为“长江经济带33,354条河流的报道”的大型专题采访近日在云南丽江长江第一湾拉开帷幕。

《望》《新闻周刊》记者在丽江市玉龙县看到河边一排排茂密的柳树。在过去的50年里,为了防止洪水淹没土地,人们自发地在河边植树。今天,河边有350多万棵柳树。77岁的菏泽周已经在河边种树40年了,他说他会一直种树。一位当地干部告诉本报记者,“现在普通人保护长江生态的想法很简单,那就是长江不能被污染,下游的人们必须喝水。”

在对云贵等长江上游地区的调查中,记者了解到,围绕习近平总书记“共同保护,不搞大规模开发”的要求,有关地方在生态保护、污染控制、保护与发展协调等方面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共同守护长江上游的生态屏障,同时为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的新路径做出有益探索。

守护绿水青山

《望》《新闻周刊》记者刚刚抵达丽江市玉龙县龙盘乡三姑水村,看到蜿蜒的金沙江像一条巨大的黄丝带一样在山峰间飘散。河流两岸的青山与汛期的黄河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到处的绿色越来越强。

丽江以“金圣丽水”命名,因为它三面被金沙江环绕。丽江还有三个世界遗产:丽江古城、世界自然遗产三江并流、世界记忆遗产东巴文化古籍。

丽江市委书记崔胡帽告诉本报,金沙江边的丽江长615公里,约占长江总长度的1/10,金沙江总长度的1/4,有93条一级支流。在“长江经济带”战略中,其特殊的区位和重要的区位是长江中下游生态安全的重要障碍。

围绕生态安全屏障的建设,1994年,玉龙雪山地区率先停止森林采伐;1998年,全面实施了禁止砍伐天然林的禁令,并实施了天然林资源保护项目。丽江的森林覆盖率从1998年的40.3%增加到目前的68.48%。近年来,丽江加强了对旅游景点和长江沿岸的生态保护。例如,玉龙雪山限制每天1万人的流动,以减少对自然环境的破坏。

昭通也是长江上游重要的生态安全屏障,面临着更加艰巨的生态建设和保护任务。昭通市委书记杨亚林告诉记者,作为长江上游和武蒙山生态敏感脆弱地区,全市山地和半山地占土地面积的96.4%,水土流失面积占土地面积的45%,土地石漠化程度为15%。

昭通将长江上游生态环境的恢复置于压倒性的地位,全面推进了森林生态环境的恢复与管理和国家绿化。依托退耕还林、保护天然林资源等新一轮林业重点工程,完成人工造林283.7万亩、封山育林53.71万亩。目前,全市林地面积1847.5万亩,占土地面积的55.66%,森林覆盖率35.78%。森林生态环境恢复取得显着成效。共有12个自然保护区,总面积162.38万亩,占国土面积的4.7%。

“昭通重点建设长江生态防护林体系,将在全市新一轮退耕还林的基础上,到2020年实现198.85万亩。”杨亚林说。

滇池曾经以“珍珠”闻名海内外

如今,昆明进一步转变了滇池管理理念,将滇池保护管理作为“重中之重”工程,有力推动了滇池保护管理的深入发展。按照“以水定城、以水促发展、科学管理、系统管理、严格管理、全民参与”的基本原则,系统推进污染治理。污水截流、疏散、疏浚、引水等各种措施。会一起工作。例如,昆明主城区及周边已建成5722公里市政排水管、96公里截污干(管)渠、17个雨水和污水储槽和22个市政污水处理厂。特别是牛栏河每年向滇池补水5.66亿立方米,接近滇池容量的1/3,有效促进了滇池的“血液循环”。

经过多年的努力,滇池和草海外水域的水质终于在2016年从劣级提升到级,实现了20多年来的首次突破,并摘掉了“劣”帽。从今年开始,昆明发起了一场保护和治理滇池的“三年突击”运动。此次活动将大大减少流域污染负荷,使滇池水质更加清澈,实现滇池保护和治理的新突破。

生态补偿促进流域保护的协同效应

好山好水造就好酒。赤水河是一条“集灵泉于一体,汇集东方细水”的河流,酿造了茅台、郎酒、泸州老窖、西酒等几十种名酒。因此,它也被称为“葡萄酒河”。

赤水河是中国唯一没有开发、污染或筑坝蓄水的长江支流,是中国重要的生物多样性保护区,其生态价值极其宝贵。作为世界领先的优质白酒产区,赤水河沿岸数千家白酒企业为中国白酒产业贡献了数千亿产值,成为长江经济带的生态制造产业集团。

为了保护赤水河,早在2011年7月29日,贵州省第十一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三次会议通过了《贵州省赤水河流域保护条例》。除了明确规定禁止在赤水河干流和珍稀鱼类迁徙的主要支流进行水电开发、筑坝等影响河流自然流动的工程建设活动,禁止在特定区域建立大型畜禽养殖场外,还建议赤水河流域逐步实行水污染物排放权有偿使用和转让制度。

云南环保部门相关负责人在《望》《新闻周刊》上告诉记者,目前,云南、四川、贵州已建立赤水河流域省际生态补偿机制,并签署《赤水河流域横向生态保护补偿协议》在昭通市开展赤水河流域生态补偿试点工作。从2018年到2020年,补偿资金将由三省财政共同出资2亿元,国家财政给予相应补贴,并在赤水河流域开展生态补偿试点项目。

当地政府也积极探索该省流域的生态补偿。根据中央关于横向生态保护补偿的相关规定,云南省于2016年在潘楠流域开展了横向生态补偿试点工作。具体办法是根据流域相邻州(市)就补偿标准的选择、标准和方法达成的补偿协议,在两地交界处设立监测点。如果水质符合标准,下游区域将得到补偿,如果水质不符合标准,上游区域将得到补偿。同时,为了调动双方的积极性,省财政配套资金对补偿方进行补贴。

这一经验也适用于滇池管理。昆明市副市长吴涛表示,目前,滇池巴拉克有35条河道和一些支流沟渠,58个评价断面

这两个u盘,一个是去年用过的,另一个是今年用过的。借助无人驾驶飞行器的航空摄影,地方当局对17条市政河流和3个水库进行了航空摄影和地面摄影。对存在的问题进行视频记录,形成城市河流(水库)基本情况和问题清单的视频数据,并将各城市河流(水库)的视频数据拷贝到u盘上。

杨亚林说他有一个u盘作为首席河长,昭通市的每个河长也有一个u盘。通过年复一年的u盘分配和比较评估,敦促各级河道主管履行职责,履行职责。

贵州省已明确将全面实施河道长度生产作为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关键措施。建立了省、市、县、村五级河道长度体系。四个主要团队的负责人负责河流长度。全省3337条河流共有条,实现了“一河一长”的目标。与此同时,“一百万”清河行动已经开展,大大改善了全省江河湖泊的水质。

责任超越了人。遵义市湄潭县,被称为“贵州的小江南”,也在引导全民“护河”、“治河”。地方政府对梅江流域严格控制的河段实施网格化管理,将132个责任单位的河道保护工作纳入“文明中国茶城”召开的调度会议内容,形成了以领导为主导、干部示威、群众为主体的“国家河道保护”格局。

同时,建立奖励举报机制,引导全民监督非法捕捞、乱砍滥伐护岸竹木、河岸反生态治理、直接生产生活用水非法排放等问题,严厉打击河道生态破坏。自2013年以来,湄潭县共查处河流生态案件910起,其中刑事案件74起。(王桂仁、纪哲鹏、曹颖)

责任编辑:黄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