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金融扶贫“试验田”里看“新变”

  • 日期:01-21
  • 点击:(779)


新华社郑州12月6日电:33,354河南省“金融扶贫信贷试点”的“新变化”

新华社记者孙治平、李鹏

自“卢氏县金融扶贫”和“兰考县普惠金融改革”两个“试点”建立以来,探索金融扶贫,河南省打破了传统思维, 发行农民信贷,用金融手段控制贫困根源,推动精准扶贫贷款投资增加一半以上,像一个巨大的杠杆,撬开了扶贫新格局。

千万数据“换回”八倍贷款

在卢氏县金融中心信用信息档案中,记者看到该县8万多农民的信用信息整齐地存放在一排排柜子里。打开每个家庭档案,单个家庭登记的可量化信息数量达到144个,数据总量超过一千万条。家庭只收集了一件物品,该县动员了3000多人,耗时两个多月。

今年3月,河南省在全省最贫困的县卢氏县建立了金融扶贫试验区。第一项任务是为全县农民建立信用档案。如今,这些信贷数据已经成为该县最有价值的扶贫资源。到目前为止,数千万农户的信贷数据推动全县贫困家庭贷款获得率从不到1%上升到12%,扶贫贷款同比增长8倍,帮助1万多人脱贫。

信贷已经变成了贷款,并且正在悄悄地改变这个地区的贫困状况。在第一次成为一个有信用档案的可信赖的家庭后,杨思成这个钟弦杜关镇的贫困家庭的生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依靠银行5万元无担保和无担保贷款,他种植了5亩太子参。他说:“每亩至少可以卖8000元,今年可以消除贫困。”

“贫困家庭有发展贷款,我有信心在三年内带动100个贫困村发展1万亩辣椒种植。”卢氏县新博园花椒种植合作社的负责人张博是一名返乡创业的老兵。据他介绍,今年刚刚成立的合作社已经获得了1000多万元的扶贫贷款。几个月后,合作社发展到1000亩。

类似的“新变化”也正在河南另一个金融扶贫“试验场”上演。2016年底,兰考县将"扶贫金融"升级为"全民普惠金融",并为全县16万多农民建立了信用档案。

由于金融“输血”,兰考县宋啸乡邵毅村四分之一的村民在离开村子前获得了近1000万元的贷款,帮助全村一举脱贫。记者在这个村子里看到,贫困的农村地区现在“满”有200多个蔬菜大棚,这些大棚已经成为远近闻名的蔬菜种植和批发基地。

金融“基础设施”建设四大体系

“有了服务站,不仅方便村民借钱,连老人也不用离开村子去存或取钱。”在兰考县顾瑛镇霍寨村的金融服务站,记者看到不仅有全村的信用档案和自己收集的金融宣传资料,还有个人服务。行政长官王采告诉记者,今年6月在该村建立了一个金融服务站。一家指定的商业金融机构负责联系该站。他通过政府采购服务就职,并特别帮助村民处理贷款和宣传财务事项。

记者从采访中了解到,在河南省金融扶贫“试点”中,政府推进农村金融基础设施建设,构建了四大金融扶贫体系,即以县、村三级金融服务中心(站)为主体的金融服务体系、以农村信贷项目为主要内容的信用评价体系、以风险基金补偿机制为主体的风险防控体系

此外,河南省还要求各县在金融扶贫中提供不少于2000万元的风险补偿资金。卢氏县副县长孙方慧表示,金融扶贫使政府、企业、金融机构和农民形成合力,共同摆脱贫困,实现金融与产业的良性互动。今年以来,卢氏县新增企业658家,总数达到1041家,是去年同期的2.7倍。

金融成为扶贫的“新工具”。

据统计,截至9月底,河南省金融机构精准扶贫贷款余额达到863.58亿元,比年初增加230.93亿元,同比增长56.37%;扶贫再贷款余额150.3亿元,居全国第三位,其中今年投资近100亿元。122.14亿元创业担保贷款支持163万农民工等创业,支持9300多家小企业就业脱贫。

目前,河南省正在按计划推进兰考县和卢氏县的金融扶贫措施。其中,栾川县已经推广信用3个月了。截至9月底,9个示范村实现全面信贷覆盖,402户农户贷款6600多万元,其中贫困农户49户。

11月底,国务院扶贫办公室在河南省召开全国金融扶贫现场会,要求借鉴河南金融扶贫的成熟经验。“减贫需要投资。钱从哪里来?”河南省省长陈鲁纳(Chen Runer)表示,河南是全国第三贫困人口,但它是一个财政贫困的省份。扶贫投资必须整合全社会的努力。在政府的引导下,金融扶贫潜力巨大。

中国人民银行郑州中心支行行长许靳诺建议允许金融扶贫试验区设立“监管沙箱”,同时探索金融扶贫监管创新。许靳诺认为,金融扶贫和金融普惠属于金融创新,应鼓励金融创新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大胆尝试,允许尝试和纠错,同时借鉴国外做法建立“监管沙箱”更有利于金融创新。“同时探索金融扶贫的监管创新。许靳诺认为,金融扶贫和金融普惠属于金融创新,应鼓励金融创新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大胆尝试,允许尝试和纠错,同时借鉴国外做法建立“监管沙箱”更有利于金融创新。

责任编辑:优雅

北方冬天晒饺子,场面壮观无比,南方人:这是硬核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