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死不救”立法应“奖惩结合”

  • 日期:11-07
  • 点击:(1538)


两岁的岳跃被两辆车辗过。十八名路人没有帮忙。昨天,包括广东省政法委和社会工作委员会在内的十几个部门举行了“谴责毁林行为,崇尚勇敢精神”的大讨论。会后,省委政法委在官方微博上发布消息,征求群众对救助机制和奖惩机制的意见和建议,这可能成为广东省制定相关政策的依据。(《南方都市报》年10月19日)

对我们来说,勇敢是一种道德义务,而不是法律义务。只要我们的行为不侵犯他人的合法权益、国家利益和公共秩序,任何人都无权说三道四。然而,来自佛山的两岁女孩岳跃被两辆车辗过三次。不到七分钟,18名路人经过并视而不见,直到她捡垃圾的阿姨把岳跃赶出了街道。据说岳跃已经被宣布脑死亡。当我们悲伤、谴责和折磨时,我们是否应该认真考虑如何防止类似的道德悲剧再次发生?俗话说,“法律是社会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在网络论坛上,许多网民建议通过立法来惩罚破产。广州着名律师朱永平也联系了许多法律同事,宣传“免于破产”的立法。

“免于破产”立法不是我们突发奇想,国外也不乏相关立法。在欧洲和美国,“免于毁灭”是对不履行法律义务的普通人的一种“犯罪和惩罚”。《法国刑法典》规定,"任何人故意放弃对处于危险中的其他人的援助,能够采取个人行动或引起救援行动,并且对自己或第三人没有危险,应被判处五年监禁和50万法郎罚款";《德国刑法典》还规定,"在发生事故或公共危险或灾难时,有可能向当时需要援助的人提供援助,特别是如果他们自己没有明显的危险并且不会违反其他重要义务,如果他们不是救援者,他们将被处以一年以下监禁或罚款"。在挪威、瑞典、西班牙、意大利和其他国家,任何有责任和能力的成年人都有法律义务营救遇难者。换句话说,对处于危险中的人的自愿援助在欧洲和美国相当受欢迎,并且已经扩展到法律。

正如中山大学法学院副教授聂李泽所说,“我们的道德缺失太严重了。有必要使我们的一些道德行为合法化。”我认为在立法形式上,“免于破产”立法应该采取“奖惩结合”的政策。“为正义事业做好事”的法律义务源于道德义务,道德义务没有被广泛接受和相信,简单的法律义务根本无法履行。俗话说,“当一个人得到一点点仁慈时,他或她应该向春天报告。”援助的受益者应该是“仁慈的”和“行善的捐助者”。同时,危险行为大多与政府的疏忽和不作为有关。如果岳跃被车碾死,有关部门是否履行了及时救援等义务?因此,为了鼓励"见义勇为"和避免"破产",政府除了根据"谁受益谁赔偿"的原则给予行为者一定的"奖励"外,还必须对类似行为给予特别的认可和肯定。当然,如果获救者是一条“毒蛇”,我们可以从新加坡的法律中学习到,“毒蛇”不仅要亲自前来向勇敢的人道歉,还要对“毒蛇”进行民事、经济、行政和刑事处罚。

其次,“见义勇为”已经从道德义务上升为公民的法律义务,但是“见义勇为”违法是否构成犯罪?在我看来,从道德义务到法律义务的转变,要求国家除了要有成熟而坚实的主流社会意识基础之外,还要运用立法权来完成对法律形式的确认。从欧美国家的立法来看,“从毁灭”对犯罪构成有严格的限制。在破产犯罪的规定中,虽然不同国家有不同的表述,但它们一般只适用于人身安全受到严重威胁的情况。此外,即使演员有能力营救,并且错误地认为他不能营救,也不构成犯罪。另一方面,如果在没有救援的情况下救援是可能的,并且如果造成人身伤害或死亡等严重后果,则可以直接引用《刑法》第14条关于故意犯罪的规定,并根据间接故意杀人罪进行处罚。未造成严重后果的,可以依据行政处罚责令相关责任人公开承认错误并公开道歉。

责任编辑:hdwmn_wy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