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实验室培育的“微型大脑”产生意识,它们算不算生命?

  • 日期:11-08
  • 点击:(881)


2019年8月,发表在《Cell Stem Cell》杂志上的最新脑科学研究成果在世界上引起了轰动。

该论文指出,研究人员从实验室开发的豌豆大小的“迷你大脑”中检测到脑电波,这与已被证实的早产儿脑电波模式相似。

这是学术界首次在实验室开发的大脑样器官中检测到脑电波。

研究人员还发现,最初由这些类似大脑的器官发出的脑电波相对较少,而且只有一个频率。随后对不同频率的更规则脑电波的检测表明类大脑器官神经网络的进一步发展。

“微型大脑”更正式地称为“大脑样器官”。这是一块豌豆大小的人脑组织,它的细胞结构非常类似于真正的大脑。 它们是通过将人类多功能干细胞置于模拟大脑发育环境的培养液中孵化出来的 在培养基中,干细胞开始形成不同类型的脑细胞,并将它们排列成正确的三维结构,最终获得一个小的原始大脑。

事实上,大约10年前,科学家开始从成人干细胞中提取类似大脑的器官,但以前从未开发出功能性神经网络,也从未检测到脑电波。

因此,在这篇论文发表后,关于“大脑样器官最终可能变成什么”的讨论变得越来越激烈,这也引发了严重的伦理问题。

尽管目前的实验已经证明,微脑神经系统的生长在大约9到10个月内趋于稳定,不再发展,但它也使人类更接近于产生早期复杂神经网络的(人脑)模型。

当科学家试图培养更大、更复杂的大脑样器官时,我们就越有可能得到一个有洞察力、能够感受疼痛、愤怒和绝望的大脑。

也就是说,如果大脑样器官最终拥有意识形态,它们是生命吗?

这提醒人们,美国哲学家希拉里普特南(Hilary Putnam)在1981年写的《《理性,真理和历史》》一书描述了一个名为“圆筒中的大脑”的意识形态实验:一个连接到超级计算机并接收信号的大脑应该仍然被视为现实生活,尽管它只是作为一个大脑而存在

(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此外,在圣地亚哥索克生物研究所着名神经生物学专家弗雷德盖格(Fred H. Geiger)领导的一项研究中,发现大脑器官在植入实验小鼠体内后,成功与小鼠的血液循环系统相连,一些成熟的神经细胞将神经轴突延伸到小鼠的多个脑区,在类大脑器官和小鼠大脑之间传递神经信号

如果有一天移植的大脑样器官真的在宿主动物中引起一定程度的意识,我们的法律应该如何定义它们,法律“人”应该规定什么?这些具有人类思维的物种会像科幻电影中预测的那样给人类带来浩劫吗?

10月3日《Cell Stem Cell》发表的一篇论文再次讨论了大脑样器官所涉及的伦理问题 然而,科学家们在论文中提出了一个新的观点。他们认为,在短期内,增强类大脑器官宿主的离散大脑功能是一个比“产生意识”的复杂物种更相关的伦理问题。

然而,尽管大脑样器官会引起伦理争议,我们不能简单地采取“一刀切”的方法来解决这个问题

在这个阶段,大脑样器官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 它们可以帮助我们做一些扩展的研究,包括了解正常的人类神经发育、疾病建模、大脑进化、药物筛选,甚至为人工智能提供信息。

其他神经系统疾病,如自闭症、癫痫甚至精神疾病,都是由大脑网络连接方式的错误而非异常引起的。 通过从患有这些疾病的个体的干细胞中制造类似大脑的器官,科学家们也许能够更好地模拟这些疾病的发展,并希望有一天能找到治愈方法。

虽然对大脑的研究也可以在一些动物身上进行,但它仍然不同于人脑,因此不能得出准确的结论。然而,直接在人体内进行这些研究将违反伦理,甚至挑战法律的底线,因此大脑样器官成为最佳替代品。

更重要的是,我们需要建立一个伦理框架和监管标准,以便科学实验能够在一个允许的范围内进行,从最大化科学的可能利益到最小化其可能的负面影响

相关深度报告

2018-2023《中国脑血管病药物产业市场前景及投资战略规划分析报告》

本报告第一章分析了中国脑血管病药物产业的发展环境;第二章分析了我国脑血管病药物产业的发展和竞争格局。第三章:中国重点地区脑血管病用药产业的发展.

参见详细信息

本文来源:Foresight.com。请指出重印的来源 本文的内容仅代表作者的个人观点。本网站仅提供参考,不构成任何投资和应用建议。 (如有内容、版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service

特别声明:本文由网易媒体平台“网易No”的作者上传发布它只代表了作者的观点。 网易只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特别声明:本文由网易媒体平台“网易No”的作者上传发布它只代表了作者的观点。 网易只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随帖子

加入

跟随帖子

0

国庆节后,300个城市从土地销售中获得收入,看了2019年8月在《Cell Stem Cell》杂志上发表的最新脑科学研究结果,房奴们都泪流满面,在全世界引起轰动。

该论文指出,研究人员从实验室开发的豌豆大小的“迷你大脑”中检测到脑电波,这与已被证实的早产儿脑电波模式相似。

这是学术界首次在实验室开发的大脑样器官中检测到脑电波。

研究人员还发现,最初由这些类似大脑的器官发出的脑电波相对较少,而且只有一个频率。随后对不同频率的更规则脑电波的检测表明类大脑器官神经网络的进一步发展。

“微型大脑”更正式地称为“大脑样器官”。这是一块豌豆大小的人脑组织,它的细胞结构非常类似于真正的大脑。 它们是通过将人类多功能干细胞置于模拟大脑发育环境的培养液中孵化出来的 在培养基中,干细胞开始形成不同类型的脑细胞,并将它们排列成正确的三维结构,最终获得一个小的原始大脑。

事实上,大约10年前,科学家开始从成人干细胞中提取类似大脑的器官,但以前从未开发出功能性神经网络,也从未检测到脑电波。

因此,本文发表后,关于“大脑样器官最终会变成什么样”的讨论也变得越来越激烈,这也引发了严重的伦理问题。

虽然目前的实验已经证明,微脑神经系统的生长在大约9到10个月内趋于稳定,不再发育,但这也使人类更接近于(人脑)产生早期复杂神经网络的模型。

当科学家试图培养更大、更复杂的大脑样器官时,我们就越有可能得到一个有洞察力、能够感受疼痛、愤怒和绝望的大脑。

也就是说,如果大脑样器官最终拥有意识形态,它们是生命吗?

这提醒人们,美国哲学家希拉里普特南(Hilary Putnam)在1981年写的《《理性,真理和历史》》一书描述了一个名为“圆筒中的大脑”的意识形态实验:一个连接到超级计算机并接收信号的大脑应该仍然被视为现实生活,尽管它只是作为一个大脑而存在

(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更可怕的是,在几个月前的一次实验中,科学家们将一个类似大脑的器官与一个蜘蛛状的机器人联系起来,他们能够在它们之间交换信号。

如果有一天移植的大脑样器官真的在宿主动物中引起一定程度的意识,我们的法律应该如何定义它们,法律“人类”应该做出什么规定?这些具有人类思维的物种会像科幻电影中预测的那样给人类带来浩劫吗?

10月3日《Cell Stem Cell》发表的一篇论文再次讨论了大脑样器官所涉及的伦理问题 然而,科学家们在论文中提出了一个新的观点。他们认为,在短期内,增强类大脑器官宿主的离散大脑功能是一个比“产生意识”的复杂物种更相关的伦理问题。

然而,尽管大脑样器官会引起伦理争议,我们不能简单地采取“一刀切”的方法来解决这个问题

在这个阶段,大脑样器官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 它们可以帮助我们做一些扩展的研究,包括了解正常的人类神经发育、疾病建模、大脑进化、药物筛选,甚至为人工智能提供信息。

其他神经系统疾病,如自闭症、癫痫甚至精神疾病,都是由大脑网络连接方式的错误而非异常引起的。 通过从患有这些疾病的个体的干细胞中制造类似大脑的器官,科学家们也许能够更好地模拟这些疾病的发展,并希望有一天能找到治愈方法。

虽然大脑研究也可以在一些动物身上进行,但它仍然不同于人脑,所以无法得出准确的结论。然而,直接在人体内进行这些研究将违反伦理,甚至挑战法律的底线,因此大脑样器官成为最佳替代品。

更重要的是,我们需要建立一个伦理框架和监管标准,以便科学实验能够在一个允许的范围内进行,从最大化科学的可能利益到最小化其可能的负面影响

相关深度报告

2018-2023《中国脑血管病药物产业市场前景及投资战略规划分析报告》

本报告第一章分析了中国脑血管病药物产业的发展环境;第二章分析了我国脑血管病药物产业的发展和竞争格局。第三章回顾我国重点地区脑血管病药物产业的发展.

查看详细信息

这篇文章的来源是前瞻。重印时请注明出处。 本文的内容仅代表作者的个人观点。本网站仅提供参考,不构成任何投资和应用建议。 (关于内容、版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service

qianzhan.com)

2019年8月,发表在《Cell Stem Cell》杂志上的最新脑科学研究结果在世界上引起轰动。

该论文指出,研究人员从实验室开发的豌豆大小的“迷你大脑”中检测到脑电波,这与已被证实的早产儿脑电波模式相似。

qianzhan.com)

研究人员还发现,最初由这些类似大脑的器官发出的脑电波相对较少,而且只有一个频率。随后对不同频率的更规则脑电波的检测表明类大脑器官神经网络的进一步发展。

“微型大脑”更正式地称为“大脑样器官”。这是一块豌豆大小的人脑组织,它的细胞结构非常类似于真正的大脑。 它们是通过将人类多功能干细胞置于模拟大脑发育环境的培养液中孵化出来的 在培养基中,干细胞开始形成不同类型的脑细胞,并将它们排列成正确的三维结构,最终获得一个小的原始大脑。

因此,本文发表后,关于“大脑样器官最终会变成什么样”的讨论也变得越来越激烈,这也引发了严重的伦理问题。

虽然目前的实验已经证明,微脑神经系统的生长在大约9到10个月内趋于稳定,不再发育,但这也使人类更接近于(人脑)产生早期复杂神经网络的模型。

当科学家试图培养更大、更复杂的大脑样器官时,我们就越有可能得到一个有洞察力、能够感受疼痛、愤怒和绝望的大脑。

也就是说,如果大脑样器官最终拥有意识形态,它们是生命吗?

这提醒人们,美国哲学家希拉里普特南(Hilary Putnam)在1981年写的《《理性,真理和历史》》一书描述了一个名为“圆筒中的大脑”的意识形态实验:一个连接到超级计算机并接收信号的大脑应该仍然被视为现实生活,尽管它只是作为一个大脑而存在

(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更可怕的是,在几个月前的一次实验中,科学家们将一个类似大脑的器官与一个蜘蛛状的机器人联系起来,他们能够在它们之间交换信号。

如果有一天移植的大脑样器官真的在宿主动物中引起一定程度的意识,我们的法律应该如何定义它们,法律“人类”应该做出什么规定?这些具有人类思维的物种会像科幻电影中预测的那样给人类带来浩劫吗?

10月3日《Cell Stem Cell》发表的一篇论文再次讨论了大脑样器官所涉及的伦理问题 然而,科学家们在论文中提出了一个新的观点。他们认为,在短期内,增强类大脑器官宿主的离散大脑功能是一个比“产生意识”的复杂物种更相关的伦理问题。

然而,尽管大脑样器官会引起伦理争议,我们不能简单地采取“一刀切”的方法来解决这个问题

在这个阶段,大脑样器官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 它们可以帮助我们做一些扩展的研究,包括了解正常的人类神经发育、疾病建模、大脑进化、药物筛选,甚至为人工智能提供信息。

其他神经系统疾病,如自闭症、癫痫甚至精神疾病,都是由大脑网络连接方式的错误而非异常引起的。 通过从患有这些疾病的个体的干细胞中制造类似大脑的器官,科学家们也许能够更好地模拟这些疾病的发展,并希望有一天能找到治愈方法。

虽然大脑研究也可以在一些动物身上进行,但它仍然不同于人脑,所以无法得出准确的结论。然而,直接在人体内进行这些研究将违反伦理,甚至挑战法律的底线,因此大脑样器官成为最佳替代品。

更重要的是,我们需要建立一个伦理框架和监管标准,以便科学实验能够在一个允许的范围内进行,从最大化科学的可能利益到最小化其可能的负面影响

相关深度报告

2018-2023《中国脑血管病药物产业市场前景及投资战略规划分析报告》

本报告第一章分析了中国脑血管病药物产业的发展环境;第二章分析了我国脑血管病药物产业的发展和竞争格局。第三章回顾我国重点地区脑血管病药物产业的发展.

查看详细信息

这篇文章的来源是前瞻。重印时请注明出处。 本文的内容仅代表作者的个人观点。本网站仅提供参考,不构成任何投资和应用建议。 (如有内容、版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service

qianzhan.com)

特别声明:本文由网易媒体平台“网易No”的作者上传发布它只代表了作者的观点。 网易只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特别声明:本文由网易媒体平台“网易No”的作者上传发布它只代表了作者的观点。 网易只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随帖子

参与

跟随帖子

0

阅读下一篇

国庆节,300个城市公布土地销售收入,家奴含泪

返回网易主页

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

2019年8月,《Cell Stem Cell》期刊杂志发表脑科学新研究成果引起全球轰动

该论文指出,研究人员从实验室开发的豌豆大小的“迷你大脑”中检测到脑电波,这与已被证实的早产儿脑电波模式相似。

qianzhan.com)

“迷你大脑”更正式的名称是“大脑样器官”。这是一块豌豆大小的人脑组织。它的细胞结构与真正的大脑非常相似。 它们是通过将人类多功能干细胞置于模拟大脑发育环境的培养液中孵化出来的 在培养基中,干细胞开始形成不同类型的脑细胞,并将它们排列成正确的三维结构,最终获得一个小的原始大脑。

事实上,大约10年前,科学家开始从成人干细胞中提取类似大脑的器官,但以前从未开发出功能性神经网络,也从未检测到脑电波。

因此,在这篇论文发表后,关于“大脑样器官最终可能变成什么”的讨论变得越来越激烈,这也引发了严重的伦理问题。

虽然目前的实验已经证明,微脑神经系统的生长在大约9到10个月内趋于稳定,不再发育,但这也使人类更接近于(人脑)产生早期复杂神经网络的模型。

当科学家试图培养更大、更复杂的大脑样器官时,我们就越有可能得到一个有洞察力、能够感受疼痛、愤怒和绝望的大脑。

也就是说,如果大脑样器官最终拥有意识形态,它们是生命吗?

这让人们想起了美国哲学家希拉里普特南(Hilary Putnam)1981年写的《《理性,真理和历史》》一书,书中描述了一个名为“圆筒中的大脑”的意识形态实验:一个连接到超级计算机并接收信号的大脑应该仍然被认为是现实生活,尽管它只是作为一个大脑而存在

(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此外,在圣地亚哥索克生物研究所着名神经生物学专家弗雷德盖格(Fred H. Geiger)领导的一项研究中,发现大脑器官在植入实验小鼠体内后,成功与小鼠的血液循环系统相连,一些成熟的神经细胞将神经轴突延伸到小鼠的多个脑区,在类大脑器官和小鼠大脑之间传递神经信号

更可怕的是,在几个月前的一次实验中,科学家将一个大脑状器官与一个蜘蛛状机器人联系起来,他们能够交换信号。

10月3日《Cell Stem Cell》发表的一篇论文再次讨论了大脑样器官所涉及的伦理问题。 然而,科学家们在论文中提出了一个新的观点。他们认为,在短期内,增强类大脑器官宿主的离散大脑功能是一个比“产生意识”的复杂物种更相关的伦理问题。

然而,尽管大脑样器官会引起伦理争议,我们不能简单地采取“一刀切”的方法来解决这个问题

在这个阶段,大脑样器官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 它们可以帮助我们做一些扩展的研究,包括了解正常的人类神经发育、疾病建模、大脑进化、药物筛选,甚至为人工智能提供信息。

其他神经系统疾病,如自闭症、癫痫,甚至精神疾病,都是由大脑网络连接方式的错误而非异常引起的。 通过从患有这些疾病的个体的干细胞中制造类似大脑的器官,科学家们也许能够更好地模拟这些疾病的发展,并希望有一天能找到治愈方法。

虽然大脑研究也可以在一些动物身上进行,但它仍然不同于人脑,所以无法得出准确的结论。然而,直接在人体内进行这些研究将违反伦理,甚至挑战法律的底线,因此大脑样器官成为最佳替代品。

更重要的是,我们需要建立一个伦理框架和监管标准,以便科学实验能够在一个允许的范围内进行,从最大化科学的可能利益到最小化其可能的负面影响。

相关深度报告

2018-2023《中国脑血管病药物产业市场前景及投资战略规划分析报告》

本报告第一章分析了中国脑血管病药物产业的发展环境;第二章分析了我国脑血管病药物产业的发展和竞争格局。第三章:中国重点地区脑血管病用药产业的发展.

参见详细信息

本文来源:Foresight.com。请指出重印的来源 本文的内容仅代表作者的个人观点。本网站仅提供参考,不构成任何投资和应用建议。 (关于内容、版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service

2019年8月,发表在《Cell Stem Cell》杂志上的最新脑科学研究结果在世界上引起轰动。

该论文指出,研究人员从实验室开发的豌豆大小的“迷你大脑”中检测到脑电波,这与已被证实的早产儿脑电波模式相似。

此外,研究人员还发现,最初由这些类大脑器官发出的脑电波相对较少,而且频率单一。随后对不同频率的更规则脑电波的检测表明类大脑器官神经网络的进一步发展。

“微型大脑”更正式地称为“大脑样器官”。这是一块豌豆大小的人脑组织,它的细胞结构非常类似于真正的大脑。 它们是通过将人类多功能干细胞置于模拟大脑发育环境的培养液中孵化出来的 在培养基中,干细胞开始形成不同类型的脑细胞,并将它们排列成正确的三维结构,最终获得一个小的原始大脑。

事实上,大约10年前,科学家开始从成人干细胞中提取类似大脑的器官,但以前从未开发出功能性神经网络,也从未检测到脑电波。

因此,在这篇论文发表后,关于“大脑样器官最终可能变成什么”的讨论变得越来越激烈,这也引发了严重的伦理问题。

虽然目前的实验已经证明,微脑神经系统的生长在大约9到10个月内趋于稳定,不再发育,但这也使人类更接近于(人脑)产生早期复杂神经网络的模型。

当科学家试图培养更大、更复杂的大脑样器官时,我们就越有可能得到一个有洞察力、能够感受疼痛、愤怒和绝望的大脑。

也就是说,如果大脑样器官最终拥有意识形态,它们是生命吗?

这让人们想起了美国哲学家希拉里普特南(Hilary Putnam)1981年写的《《理性,真理和历史》》一书,书中描述了一个名为“圆筒中的大脑”的意识形态实验:一个连接到超级计算机并接收信号的大脑应该仍然被认为是现实生活,尽管它只是作为一个大脑而存在

(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此外,在圣地亚哥索克生物研究所着名神经生物学专家弗雷德盖格(Fred H. Geiger)领导的一项研究中,发现大脑器官在植入实验小鼠体内后,成功与小鼠的血液循环系统相连,一些成熟的神经细胞将神经轴突延伸到小鼠的多个脑区,在类大脑器官和小鼠大脑之间传递神经信号

更可怕的是,在几个月前的一次实验中,科学家将一个大脑状器官与一个蜘蛛状机器人联系起来,他们能够交换信号。

10月3日《Cell Stem Cell》发表的一篇论文再次讨论了大脑样器官所涉及的伦理问题。 然而,科学家们在论文中提出了一个新的观点。他们认为,在短期内,增强类大脑器官宿主的离散大脑功能是一个比“产生意识”的复杂物种更相关的伦理问题。

然而,尽管大脑样器官会引起伦理争议,我们不能简单地采取“一刀切”的方法来解决这个问题

在这个阶段,大脑样器官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 它们可以帮助我们做一些扩展的研究,包括了解正常的人类神经发育、疾病建模、大脑进化、药物筛选,甚至为人工智能提供信息。

其他神经系统疾病,如自闭症、癫痫甚至精神疾病,都是由大脑网络连接方式的错误而非异常引起的。 通过从患有这些疾病的个体的干细胞中制造类似大脑的器官,科学家们也许能够更好地模拟这些疾病的发展,并希望有一天能找到治愈方法。

虽然大脑研究也可以在一些动物身上进行,但它仍然不同于人脑,所以无法得出准确的结论。然而,直接在人体内进行这些研究将违反伦理,甚至挑战法律的底线,因此大脑样器官成为最佳替代品。

更重要的是,我们需要建立一个伦理框架和监管标准,以便科学实验能够在一个允许的范围内进行,从最大化科学的可能利益到最小化其可能的负面影响。

相关深度报告

2018-2023《中国脑血管病药物产业市场前景及投资战略规划分析报告》

本报告第一章分析了中国脑血管病药物产业的发展环境;第二章分析了我国脑血管病药物产业的发展和竞争格局。第三章:中国重点地区脑血管病用药产业的发展.

参见详细信息

本文来源:Foresight.com。请指出重印的来源 本文的内容仅代表作者的个人观点。本网站仅提供参考,不构成任何投资和应用建议。 (有关内容、版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service